亿盛代理

美媒:阴谋论令整个美国陷入“疯人镇”

2020-07-21
浏览次数:212
返回列表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18日发表题为《美国正在发生大崩溃》的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2018年,鲍勃·伍德沃德记叙了时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对特朗普总统的看法。凯利说:“他精神错乱了。现在我们身处疯人镇。”


  两年后,整个国家都好像身处更大的疯人镇。


  近日在犹他州的普罗沃,反对戴口罩的示威者冲击了一个县的委员会会议,迫使其休会。其中一些示威者的衣帽上印有支持特朗普2020年竞选的标语。


  在塔尔萨,反对戴口罩的示威者——其中一些人身着印有“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的衣帽——对一名正在通过扩音器诵念《圣经》并要求赔偿的黑人牧师进行辱骂、泼水并挥舞钞票。


  在佐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布赖恩·肯普提起诉讼,要求亚特兰大市停止强制居民戴口罩以减缓新冠病毒蔓延的做法。


  在佛罗里达州,特朗普的长期顾问罗杰·斯通在谈到他和特朗普的对手时说:“他们是魔鬼。”


  在华盛顿特区,特朗普当总统后说谎的次数已超过两万次。与此同时,他的政府暂时移除了新冠病毒的在线数据,他的女儿拿着一罐豆子拍照,他的贸易顾问对最顶尖的政府传染病科学家进行了错误百出的攻击。


  美国大崩溃正在进行当中。

                            美媒:阴谋论令整个美国陷入“疯人镇”(图1)

                          ▲特朗普资料图

  我曾说,特朗普的阴谋论“在其支持者中比新冠病毒传播得还要快,让大众产生了幻觉”。于是,我请学者们将这个时刻置于历史学和心理学的大背景下加以考察。


  好消息是,美国人并不比过去更“疯狂”——也就是说,不比过去更偏执,也不更倾向于阴谋论思维。


  坏消息是,在我们的历史上,首次有一位总统和一个主要政党将偏执武器化,用以产生破坏稳定的效果。


  研究阴谋论的迈阿密大学政治学家约瑟夫·乌希钦斯基指出,妄想症的心理衡量标准“十分稳定”。保守派天生并不比自由派更倾向于阴谋论;只有教育程度低(和与之相关的收入低)才会具有这种倾向。乌希钦斯基说,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有一位总统,他主动与具有阴谋论思维倾向的人建立了同盟”。


  达特茅斯学院政治学家布伦丹·尼汉发现,“我们的政治精英将分歧前所未有地放大”,而总统则“对事实证据进行了猛烈的攻击”。他说,其结果是“阴谋论和错误信息以越来越强大的方式与党派偏见联系在一起”。


  “政治爱好主义”不关心真相


  从本质上说,美国人比其他发达民主国家的公民更不信任权威。斯坦福大学舆论专家莫里斯·菲奥丽娜说:“你总能听到美国人说,‘我知道我的权利’,却从未听到美国人说,‘我知道我的责任和义务’。”


  政治体制的两极分化加剧了这种不信任:地方媒体崩溃(取而代之的是沿海地区的全国性媒体);信仰相似的人在生活、工作和宗教信仰上越来越趋同;社交媒体造成分裂效应;越来越多的政党被“分门别类”为意识形态相同的集团。


   这鼓励了塔夫茨大学教授艾坦·赫什所称的“政治爱好主义”,即政党成员像支持家乡运动队那样支持政党。在“泄气门”丑闻(2015年5月美国橄榄球联盟公布调查报告,揭露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在冠军赛中使用放了气的比赛用球)发生后,对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球迷的一项研究发现,最忠诚、最见多识广的球迷最有可能支持阴谋论。共和党人接受特朗普的“暗深势力集团”理论或特朗普声称他的就职典礼观众人数多于贝拉克·奥巴马就职典礼的说法,也同样如此。赫什这样解释这种思维:“我关心真相,但我更关心爱国者队……这是精神宣泄,事关党内同僚的友谊。”


  但如果事关重大呢?乌希钦斯基等人在今年4月的一项研究中发现,特朗普的支持者最有可能认为“新冠病毒”的威胁被夸大了——尤其是最关注政治的特朗普的支持者。研究人员说,这“可能是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共和党或保守派精英公开表示相信这种说法的结果”。


  所以,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都拒绝戴口罩。尼汉说:“科学清楚地表明,人们会向政治领导人看齐。通常领导人会驳斥阴谋论,公众也会跟着驳斥。现在,特朗普支持阴谋论,他的追随者也会支持——有些是出于党派团结的需要,有些是因为真的相信。”


  尼汉说:“人类的心理没有改变。发生改变的是,我们发现,当政治精英不理会真实的信息时,民主制度就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


搜索